資料圖:馬英九。中新社發 冽瑋 攝
  中新網11月18日電 臺灣《聯合報》18日刊載社論指出,在民粹當道且快餐主義盛行的當下,“執政者”隨波逐流或憂讒畏譏的情況較諸過去嚴重,政治人物養成了向民粹低頭的習慣,民粹語言也屢屢因為可以左右政策而越發變本加厲。但馬英九應該知道,“政客想的是下一次選舉,政治家想的是下一代”,“做應該做的事情”不但是責任,也是把社會導向正確方向的唯一方法。
  文章摘編如下:
  國民黨十九全在馬英九主導下通過黨章修訂,今後國民黨員一旦就任台當局領導人即成為“當然黨主席”。儘管此舉引發輿論不同解讀,事實上,從政治現實分析,2016年新任當局領導人上臺,若國民黨繼續“執政”,則馬英九必須依黨章交出黨權;若國民黨丟了“大位”,黨內必定一片嘩然,馬英九恐怕也很難再戀棧主席一職。
  英國名相丘吉爾當年下臺時說過一句名言:“酒店打烊我就走”;然而,在臺灣政壇,掌權者下臺時鮮少有這種“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灑脫。
  儘管距離卸任還有兩年半,但扣除新當局領導人選出到就任近半年的“看守政府”,馬英九真正能做事的時間,僅剩下兩年。馬英九如果想在未來兩年逆轉其低民調的頹勢,留下一個可以讓人民記憶的政績,他已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浪費。他必須把握時間、承擔責任,把所有想做卻不敢做、應該做卻推不動的、承諾過卻沒做到的,傾盡全力在這兩年內完成。
  首先是稅制改革。近二十年來,政治人物和政黨為了爭取選票,競相加碼各種社會福利措施;雖然增加了對弱勢族群的照護,卻也因制度的流於浮濫與漏洞百出,造成官方支出的浪費與嚴重負擔。但與此同時,各種稅負減免措施也越來越多。這種情況,在各級“政府”皆然,也讓各級負債總額超過22兆元新臺幣。
  一般情況下,“加稅”永遠是政治人物的禁忌。但重整財政紀律與正義,確實已到刻不容緩的時候。近年來雖偶聞稅制的些微調整,但整體而言,多半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不敢觸及核心問題。在已無選舉考慮的情況下,馬英九有義務大刀闊斧進行財政改革。
  其次是經濟的重振。近幾年臺灣經濟停滯不前,部分原因雖是受國際情勢影響,但臺灣內部產業轉型不利亦是主要原因之一。經濟起飛後,電子信息產業扮演了臺灣經濟產業的龍頭角色,但近來在轉型上卻碰到瓶頸,無法擺脫代工的命運,卻又未能抓緊行動產業的發展關鍵,而舉棋不定。
  當局所謂“新興旗艦產業”,內容包山包海,卻缺乏焦點,什麼都想要,卻什麼都不敢舍。其實,重點太多,就是沒有重點。臺灣若不能把握自身優勢,要在嚴苛的國際競爭環境里脫穎而出,將如緣木求魚。馬英九必須選定目標並傾力朝此方向前進,否則設定再多的旗艦產業,也只是空談。
  財政紀律和產業轉型都只是相對單純的改革,至於兩岸關係,雖在馬英九任上有了可觀的突破,卻也已然碰到了多處瓶頸。例如服貿協議和兩岸互設辦事處,因為各種因素延宕許久,或者遇阻力就自動放棄,而變得遙遙無期;那麼,接下來的貨品協議,又如何令人樂觀?如何讓這些“應該做的事”有效地推到其預定位置, 取決於馬英九的一念之間。
  其他,諸如臺灣第四核電廠是否要繼續興建、運轉,以及更符合永續發展的土地規劃等,也因牽涉意識型態或遭遇既得利益之爭,最後可能變成“噓聲大於掌聲”的工作。但假使不能把握這“沒有包袱”的黃金兩年,以後就更不可能做了。
  在民粹當道且快餐主義盛行的當下,“執政者”隨波逐流或憂讒畏譏的情況較諸過去嚴重,政治人物養成了向民粹低頭的習慣,民粹語言也屢屢因為可以左右政策而越發變本加厲。我們提醒馬英九:“政客想的是下一次選舉,政治家想的是下一代”,“做應該做的事情”不但是責任,也是把社會導向正確方向的唯一方法。馬英九既已無下次選舉,就多想想下一代吧!  (原標題:台媒:馬英九做政客還是政治家 全看其承擔多寡)
創作者介紹

sogo

hd21hdxvq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