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告中提出要建立更加公平可持續的社會保障制度。圖為2013年7月朝陽區東壩鄉正在建設的保障房福園項目。慄世民 攝
  關鍵詞 住房保障制度
  “建立更加公平可持續的社會保障制度。健全符合國情的住房保障和供應體系,建立公開規範的住房公積金制度,改進住房公積金提取、使用、監管機制。”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告中提到了關於住房保障改革的內容,被認為是最高決策層首次提出建立符合國情的住房保障和供應體系,並規範完善住房供應“雙軌制”與住房公積金制度。
  住房保障體系需符合國情
  社會保障性住房由來已久,是我國城鎮住宅建設中較有特殊性的一種住宅類型,它通常是指根據國家政策以及法律法規的規定,由政府統一規劃、統籌,提供給特定的人群使用,並且對該類住房的建造標準和銷售價格或租金標準給予限定,發揮其社會保障作用的住房。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之前政府為樓市降溫的核心舉措是到2015年建造3600萬套保障房,但現在已逐漸暴露出一些問題,比如存在規劃佈局不合理、工程質量問題頻出、利益尋租不斷等現象。此前的中國保障房政策存在偏離正軌的風險。
  “符合中國國情保障體系不只是保障房”,原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中國城鄉建設經濟研究所所長陳淮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指出,保障體系既有救助型的,即通常意義的保障房;又有援助型的,比如說公租房;然後還有第三個層次是互助型的,比如公積金,以後還會有自住型的。
  2020年或可實現根本性突破
  10月29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加快推進住房保障體系和供應體系建設進行第十次集體學習。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特別指出,加快推進住房保障和供應體系建設,要處理好政府提供公共服務和市場化的關係、住房發展的經濟功能和社會功能的關係、需要和可能的關係、住房保障和防止福利陷阱的關係。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從中央政治局針對加快推進住房保障體系和供應體系進行的集體學習開始,再到三中全會,一方面,將住房保障問題上升到政治層面,繼續強化作為考核地方政府官員的指標;另一方面,從融資的手段上完善了住房保障建設資金的不足。
  而在北京科技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趙曉看來,現在還做不到保障各種需要被保障的群體,到2020年可能會有一個很大的改觀。他指出,過去的保障工程還是有一定成績的,一方面,保障性住房的建設增長比較快,但是另一方面,中國城鎮化還沒有完成,還有越來越多的人會從農村進入城市,還有越來越多的人需要住房,這兩部分決定了,需要保障性住房的人會越來越多,政府的工作還有待加強。未來中國可能會有一個比較完善的保障體系,但不會很快。
  ■ 難點
  公平性和持續性成為最大課題
  為瞭解決城市低收入者的住房困難,中央政府要求各地批地、批錢,大力建設保障房,然而國家審計署發佈的“2012年城鎮保障性安居工程跟蹤審計”結果顯示,有10.84萬戶不符合保障條件的家庭,因提供不實資料、相關部門審核把關不嚴,違規享受保障性住房實物分配3.89萬套、領取租賃補貼1.53億元,另有1.13萬戶家庭重覆享受保障性住房實物分配2975套,重覆領取租賃補貼2137.55萬元。
  對於年內多個省份審計結果暴露出保障房空置的尷尬,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秦虹認為:“這就是供應和需求有差異。”秦虹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未來在把握保障房供應“度”的問題上也應體現“按需供給”。
  陳淮告訴記者,此次中央全會重點研究了改革,但是提到住房保障,也是向市場經濟轉變的重要部分。“全會文件通篇的核心就是一個,強調市場,另一個強調公平。住房保障是公平之下的一個走向。”陳淮表示。
  公平之外,保障性住房推進的持續性也被認為是住房保障改革推進過程中的一個難題。趙曉認為:“有段時間抓得緊,就進行得較快;稍微放鬆一些,也沒有足夠資金的支持,地方政府就沒有積極性。”他同時表示,住房保障改革的提出,表明瞭房地產還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系統工程,有一些需要由市場來配置,有一些又要由政府來提供保障,才能形成一個比較完整的環境。“事實上前期的房地產市場也並沒有完全交給市場,因為房地產關係民生,它不僅僅是一個投資品或者商品,它還是一個人民群眾必需的民生用品。對一些弱勢群體來說,還需要進行必須的住房保障。”趙曉說。
  ■ 影響
  促進市場平衡理性發展
  三中全會為我國住房政策構架的完善進一步指明瞭方向。
  對於下一步如何進行的問題,陳淮指出,黨中央部署之後,是國務院落實的事,不知道下一步會怎麼做,但肯定是按照中央部署來執行。
  而在接受採訪的多位業內人士看來,如果保障性住房能夠全面落實,將會對當前的房地產市場起到平衡的作用。“如果能夠堅持執行保障和商品房雙軌制,對於商品房市場的理性發展將會起到重要作用。”一位不願具名的房企人士指出,但對於商品房市場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因為是完全不同的兩種產品屬性,針對的需求也不同,相互的影響必然有限。”該人士表示。
  在保障房對於樓市整體影響的問題上,秦虹也認為二者並無實質關係。她指出,保障房的主要功能是保障需要保障人群,即那些靠自己解決住房有困難的家庭,這就是它的首要目的,必須要做到的。
  而在趙曉看來,如果保障性住房落實到位肯定會對樓市降溫起到一定作用。“比如說香港,房地產市場的崩盤,就是由於大量的保障性住房推出,可見保障性住房大量供應對商品房的價格會產生非常大的衝擊。”趙曉同時分析認為,對於購房人也是利好,如果沒有條件的,可以申請國家的住房保障;想要買商品房的人,也可以避免房價過高,而買到更便宜的房子。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李捷  (原標題:住房保障重在“公平可持續”)
創作者介紹

sogo

hd21hdxvq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