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患尿毒症,為求生騙保42萬,將養父、養兄等人拖上犯罪的道路,聶水華的經歷讓人唏噓。判決結果下達後,聶案相關人員未提出異議。但養兄聶志軍對農合辦提出質疑:“為何辦兌付手續時沒人說發票有問題,直到數額大了才被查出?”
  另一方面,騙保事件發生後,聶水華近10萬元的真實住院發票目前仍未報銷。針對聶家的具體情況,這些發票能否報銷、聶水華能否繼續享受農合報銷補償?11月28日,記者採訪了衡山縣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管理辦公室工會主席何凌波。本報記者覃劍衡陽報道
  關於“審核” 沒有信息聯網,需打電話與醫院核查
  瀟湘晨報:現在的新農合報銷,是個什麼樣的程序?
  何凌波:很簡單。參合居民把住院發票原件、住院費用總清單、診斷證明書原件及出院小結原件、病人身份證原件和複印件、病人銀行賬戶複印件、合作醫療證、籌資收據原件和複印件,來新農合辦窗口辦理,十幾分鐘就能辦好。如果是委托代辦,需要提供代辦人身份證原件及複印件。
  瀟湘晨報:聶水華一案中,你們是怎麼發現發票有問題的?
  何凌波:發現聶水華的騙保事件是個偶然。那個時候,業務員好多天連續遇到大額的報銷,動不動就有十幾萬元的發票來報銷,就起疑心了。後來,我們花了6天時間,核查了1000多份報銷材料,然後把有問題的轉交給公安部門。當時我們也沒想到大部分發票都與聶水華有關。
  瀟湘晨報:你們覺得有問題,是因為發票的數額,而不是發現發票本身有問題?
  何凌波:嗯。現在的發票跟真的一樣,我們的業務員發現不出來,就算是財政局的工作人員,也不見得能完全分辨得出。
  瀟湘晨報:收發票等資料的時候,沒有相應的審核機制?
  何凌波:以前沒,今年有了。我們在收到資料後的一個工作日內,會與對應的醫院核查,看是不是有這麼個病人,是不是花了這麼多錢。這樣的方法比較笨,如果是定點醫院還好,聯繫起來比較方便,如果不是,要先打114查詢,還有可能吃閉門羹。
  瀟湘晨報:還要靠打電話,沒有進行信息聯網麽?
  何凌波:沒有,全國都沒有,要是有就不可能騙保了。
  關於“防範” 實施空中轉賬,農合辦直接對接醫院
  瀟湘晨報:類似聶水華這樣騙保的情況多嗎?
  何凌波:以前可能也有,我們沒發現。就在2012年下半年,也就是聶水華的事出現的前後,發現了幾起。第一起是一個衡東的男性居民,不過數額不大,聶水華是最大的。
  瀟湘晨報:你覺得如何能防止這種騙保出現?
  何凌波:我們現在正在定點醫院實施空中轉賬,就是直接實現農合辦與醫院之間的轉賬。比如,申請人在湘雅醫院治療,我們會讓他直接到醫院對應的農合辦辦理手續,這樣也便於核對材料的真實性,我們直接從賬戶里將錢劃給醫院,避免中間出現尋租的可能。聶水華為什麼能買發票,因為補償金會從她手裡過,她可以拿部分補償金買假髮票。假髮票的收費很貴的,15%到20%,她100多萬的面值,至少給了票販子10多萬。如果錢不經她的手,沒錢買假的,就沒事了。
  關於“救助” 真實發票可以報銷,將解凍農合賬戶
  瀟湘晨報:騙保事情發生後,聶水華的農合賬戶就被凍結了,2013年沒有報銷到一分錢,她還有近10萬元的真實發票,這些能不能報銷?
  何凌波:可以。當時發現聶水華等人的騙保事實後,是依法對賬戶進行凍結。但考慮到聶水華個人條件的特殊性,我們已經讓她提交了《請求報銷農合補償款的報告》,現在村裡和鄉鎮均已經蓋章。我也已經向衡山縣農村合作醫療管理委員會彙報了這件事,材料就要送過去審批了,12月底會給出回覆。
  瀟湘晨報:管委會會批准嗎?
  何凌波:百分之八十吧。我們不可能因為一個人騙了保,就永遠地把他放在農合辦的黑名單里。
  瀟湘晨報:如果批准了,聶水華近10萬的真實發票,按標準具體能報銷到多少錢?
  何凌波:這個不好說。農村合作醫療的報銷具有一定的標準,藥物費用、手術費用、治療費用的報銷額度各不相同,不同的醫院也不一樣,有高有低,要看這些發票屬於什麼收費了。
  關於“農合” 35萬人分享1億元經費,報銷有上限
  瀟湘晨報:農村合作醫療報銷有沒有上限?
  何凌波:有。我們縣去年是9萬,今年是12萬。
  瀟湘晨報:不同的地區,不同的時間,標準不一樣?
  何凌波:當然不一樣,這個屬於縣辦縣管。農村合作醫療的基金是按人頭算的,每人340元,其中每個入保人自己交60元,各級財政一起共280元。衡山縣目前入保人約35萬,每年的經費為1個多億。1個多億,30多萬人,你覺得夠嗎?盤子里的肉就那麼多,如果生病的人多,最高額度肯定要降低。按照各地區每年報銷的不同實際情況,這個標準各地都會有調整。
  瀟湘晨報:誰來調整標準?
  何凌波:農合辦是支出單位,財政局負責監督,上面還有農村合作醫療管理委員會,會全縣多部門進行商議調整。
  瀟湘晨報:省衛生廳、民政廳和財政廳聯合啟動了大病救助機制,其中包括終末期腎病。聶水華患重度尿毒症,應該可以歸為終末期腎病,她是否可以享受此種大病救助?
  何凌波:從她的具體病情來說,確實符合這方面的條件。省里早就有大病救助的政策,但一直沒有出實施細則。從那個文件來看,需要是臨床路徑的,就是說要住院才能報。聶水華的農合賬戶解凍後,她如果住院治療,可以選擇這種方式,這種報銷的額度更大。不過還有一點,大病救助本身就屬於新農合的大病救治保障範圍,聶水華選擇了大病救助,就不能再享受新農合的日常報銷,兩者不能重合。
  [病情]隔天須做一次透析,不具備換腎條件
  11月28日上午9點多,聶水華來到南華大學附三醫院血液透析科。據主治醫生蔡佳介紹,聶水華的病情不容樂觀,已經出現了腹水,腎功能幾乎已經全部喪失。
  “沒有小便的,就連喝水也要控制。”蔡佳說,聶水華的體質較弱,血液透析只能勉強維持其內環境的平衡。現在,聶水華每隔一天就要做一次血液透析,不然就會出現內環境紊亂,心率衰竭。蔡佳說,聶水華此前曾三次因透析不及時出現病危。
  蔡佳介紹,從目前的科學技術來說,要根治尿毒症只能選擇換腎。“不換腎的話,撐不了多久的。”在該科室工作多年的護士歐陽芳說,聶水華目前的身體狀況,醫院無法判定她究竟能堅持多久。
  聶水華騙保是為了給自己換腎,但她不知道的是,她目前的身體根本不具備換腎的條件。蔡佳說,即使有合適的腎源,聶水華的身體也承擔不了換腎帶來的負荷。記者覃劍吳和健
  [賬單]每月透析費需5250元
  歐陽芳介紹,聶水華為乙肝病毒攜帶者,在透析時器材、用藥的要求都會更高,單做一次透析需要的費用就是350元。如果一個月按15次計算,其透析所需費用就為5250元,一年就需要63000元,這還不包括醫葯費用。歐陽芳說,按照聶水華現在的身體狀況,其用藥量會比較大,一年所需可達上萬元。也就是說,聶水華在不出任何意外、病情一直平穩的情況下,每年的醫葯費用總計達7萬多元。
  歐陽芳說,醫院也一直在為聶水華爭取援助。南華大學附三醫院與中國紅十字會有一個項目合作,對於尿毒症患者每月可補400元。“但這也是杯水車薪。”在歐陽芳看來,聶水華還需要尋求更多的救助。記者覃劍吳和健
  [進展]15人已繳罰金,養兄暫未被收監
  28日下午,衡山縣人民法院參與審判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員介紹,聶水華案中判處緩刑的15人已繳納罰金,但聶志軍兄妹二人的罰金仍未繳納,“他們也拿不出錢來。”
  “聶水華屬於監外執行,聶志軍的執行決定書已經送到當地公安機關。”該名工作人員表示,由於聶水華需定期進行血透,目前處於監外執行的狀態,至於其兄聶志軍,法院已將執行決定書送達了當地公安機關。
  她說,量刑時已經充分考慮了參與人員的情節和聶水華一家的實際情況,由於聶志軍仍在假釋期間,他與主犯聶水華依照法律規定被依法判處六年和三年有期徒刑並分別處罰金十萬元和五千元。“這是嚴格按照法律規定進行的判決。”
  衡山縣人民法院辦公室主任劉志強表示,聶志軍如果不是在假釋期間,也有可能與其他參與人員一樣判處緩刑。“但他(聶志軍)仍在假釋期間,依照法律規定,必須判處實刑並處罰金。”對於聶志軍暫未被收監的情況,劉志強表示理解:“在具體執行時也要考慮實際情況。”他說,儘管存在判決與執行上的矛盾,但在法律執行和生命權的保障上,生命權的保障應該放在首位。記者吳和健覃劍
  (原標題:“信息沒聯網,不然就不會出現騙保了”)
創作者介紹

sogo

hd21hdxvq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