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南京11月12日電 (蘇宮新 楊顏慈)“我不能一輩子頂著‘逃犯’的帽子,在國外躲再久也不如回家安心。”崔某坦然地說。因為參與一起特大虛開增值稅發票案,當主犯落網後,聽到風聲的崔某潛逃到伊朗,在徐州老闆投資的煤礦當了管理幹部。
  兩年間,崔某衣食無憂,但備受煎熬,頭髮都白了許多。12日,記者從警方獲悉,成了“獵狐2014”行動追捕對象的崔某,得知徐州警方找他的家人,還用微信發來“主動投案可從輕或減輕處罰”的最新文件後,崔某徹夜未眠,寫好自首材料,讓家人轉交給徐州警方。兩天后,主動飛回國內自首。
  2012年7月,江蘇省徐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破獲一起公安部督辦的特大虛開增值稅發票案。由於涉案人員眾多,案情複雜,經偵支隊對嫌疑人進行分批抓捕,第一網抓獲了主犯周某等人。做貿易的崔某也卷入此案,因虛開增值稅發票偷逃稅款80萬元,涉案價值相對較少,被列入了第二批抓捕對象。就在警方制定方案實施抓捕的前夜,發現崔某早已沒了蹤跡。
  徐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多方偵查尋找沒有結果,將崔某列為網上在逃犯人員進行通緝,同時展開外圍調查,試圖找到突破口,不想連續兩年沒有進展。
  “獵狐2014”專項行動開始後,徐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對當地的境外“逃犯”進行了梳理,在列出的境外“逃犯”名單中,逃往伊朗的崔某再次成為警方關註的重點人物之一。
  徐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畢可偉支隊長告訴記者,目前中國警方對境外“逃犯”追捕的途徑主要三種:勸返、遣返和引渡。因為後兩種的操作程序複雜,耗時冗長,國內警方一般採取“勸返”方式,最快且最有效。我們經過研究,認為崔某有被“勸返”的可能。
  然而,徐州警方只曉得崔某逃到了伊朗,可具體在哪兒藏身,一點線索都沒有。伊朗那麼大加上國情複雜,出境尋覓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
  就在犯愁時,一次偶然的機會,民警通過徐州本地一個在伊朗做煤礦生意的老闆,得知崔某在伊朗的塔巴斯市落腳。更巧的是,崔某剛好在這個老闆手底下做事,幫忙管理礦場。該支隊負責海外追逃的副支隊長李黎明等民警多次找到崔某的家人,希望幫忙做通崔某的思想工作。
  警方與檢察機關多次協調,根據最新出台的四部委文件,向崔某及其家人承諾,只要他在12月1日前主動投案並自願回國,可依法從輕或減輕處罰。
  此後,李黎明和該支隊四大隊有關負責人多次上門,向崔某哥哥等人出示了最高院、最高檢、公安部、外交部等四部委的文件,並答應崔某回國後只要配合調查,可以為其爭取依法取保候審。
  “警官們給我們講政策講法律,鄭重承諾不加重處罰,他們把文件轉給我,通過微信發給了弟弟。”崔某哥哥將文件轉交,並通過微信告知弟弟,請他慎重考慮,珍惜這個機會,“既然犯了罪,肯定是要受到懲罰的,這一天早晚會來的,不如早點面對現實。”
  傍晚接到哥哥消息的崔某整夜沒睡著。想到自己整年在外家人擔憂,兒子又考上了研究生,這樣逃避不是辦法,思慮再三,他決定回國自首。
  10月8日當夜,崔某寫下“投案自首書”,通過微信發給哥哥。接著,崔某開始辦理伊朗工作簽證註銷手續,並把辦理情況和訂到的回國機票時間、航班告知哥哥。崔某哥哥將這些轉交給了徐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
  10月23日上午,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經過一番焦急等待,徐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民警終於在出站口見到了逃亡伊朗兩年的崔某,一起趕回徐州。
  投案自首後第二天,崔某家人就補交了偷逃的80萬稅款。徐州市公安局兌現承諾,為崔某辦理了取保候審手續。
  崔某說,“逃到伊朗這兩年,雖然吃穿不愁,可畢竟是國外,人生地不熟,伊朗那兒風俗習慣、社會治安都讓你不適應。剛到伊朗沒幾天,我就想回來,可一直沒有勇氣。”
  決定自首前幾天,崔某一度舉棋不定,直到哥哥傳來最高法等四部委的文件,得到警方承諾,才下定決心。
  “我不能一輩子頂著個逃犯的帽子,連累家人,尤其是孩子。”崔某說,“做錯了就要承擔責任,這不光是自我救贖,也是對家人負責。現在我感覺個人和家人都解脫了,睡得也踏實。”(完)  (原標題:部督大案漏網之魚潛逃伊朗兩年 聽聞獵狐行動自首)
創作者介紹

sogo

hd21hdxvq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